科幻巨著改編成電影,且難且行_科技_環球網

  科幻巨著改編成電影,且難且行_科技_環球網

  本報特約記者 董 銘 本報記者 周 洋

  把一部體量巨大的科幻史詩濃縮在幾個小時的銀幕上,這樣的挑戰又有新的踐行者。美國《好萊塢報道者》17日稱,由經典科幻名著《沙丘》改編的電影版已正式開拍。新版《沙丘》(如圖)由接手科幻大片《銀翼殺手2049》《降臨》的著名導演丹尼斯-維倫紐瓦執導,定檔2020年11月20日北美上映。目前確定的演員名單包括提莫西-查拉梅、麗貝卡-弗格森、夏洛特-蘭普林、哈維爾-巴登等一眾明星,華裔明星張震也有望加盟。再算上配樂大師漢斯-季默,視效師保羅-蘭伯特、藝術指導帕特里斯-維梅特,《沙丘》光是臺前幕后的陣容堪稱業內頂配,無愧于“科幻巨著”體量。

  失敗的林奇版《沙丘》

  弗蘭克-赫伯特初版于上世紀60年代的《沙丘》,講述發生在沙漠星球亞拉基斯的史詩故事,被美國科幻學會稱為“天才之作”,相繼斬獲科幻和奇幻文學界最高榮譽“星云獎”“雨果獎”。在科幻大家阿瑟-克拉克看來,《沙丘》“獨具匠心,足以與《指環王》媲美”。從電影目前透露的劇情來看,“天才少年保羅-亞崔迪為保護家族和人民,前往宇宙中最危險的星球亞拉基斯冒險,各路人馬也來爭奪那里最珍貴的香料資源”——基本就是小說《沙丘》的世界觀展開。

  《沙丘》上次在銀幕上的嘗試是在1984年,由以心理驚悚見長的大師大衛-林奇執導。當年各方對于這部科幻片寄予厚望,資源投入巨大且拍攝過程艱苦,為拍出浩海的沙漠星球景象曾動用200多人清理出3萬平方英里的墨西哥沙丘,現場工作人員大批感染上瘧疾……然而《沙丘》上映后票房和口碑都不理想,林奇也一直不滿片方環球影業獨攬剪輯權,為了商業考慮把影片剪短到兩個多小時,刪掉很多重要場景。

  原創、短篇更易成功

  林奇版《沙丘》是電影史和科幻史上一個著名的失敗案例。論票房,科幻電影是最“吸金”的重工業電影類型,但稍有不慎就會像《未來水世界》和《地球戰場》那樣淪為笑柄;論歷史和題材,科幻片基本也相當于整個電影史,法國先驅梅里愛的《月球旅行》至今已愈百年,包括凡爾納、阿西莫夫、克拉克等科幻大師都貢獻足夠豐富的題材,但成功改編電影的例子并不算多。反倒是《異型》《星球大戰》《終結者》《黑客帝國》這樣的原創科幻電影更加成功,卡梅隆、沃卓斯基等導演不拘泥科幻小說框架,更愿意按照電影內在規律來創作,呈現出更靈活、更貼近觀眾的效果。

  細數獲得星云獎和雨果獎的科幻巨著,會發現電影改編完整并獲得同樣經典地位的比例并不算高。譬如奧森-斯科特-卡德寫于上世紀80年代的《安德的游戲》,前幾年好不容易拍成電影,雖視效出色但反響平平,對游戲的套用和外星種族的刻畫被批還不如老片《星河戰隊》。相比之下,倒是一些中、短篇科幻小說更容易改編成電影,如唯一獲獎的漫畫《守望者》,就在2009年被扎克-施耐德搬上銀幕后,大獲好評;海因萊因的《你們這些還魂尸》拍成《前目的地》,把時空穿越的悖論玩得徹底;獲得星云獎的《你一生的故事》曾被質疑很難改編,拍成《降臨》后也頗具韻味。

  中國科幻電影的下一步?

  科幻經典之所以“偉大”,不僅在于對未來的暢想,更是對人類文明的哲學性思考。以目前好萊塢特效水平來看,拍出星際大戰、外星文明和時空穿越這些常見科幻元素并不難,關鍵在于如何準確地詮釋科幻作者在小說中傳達的哲學理念和文明境界,突出前瞻性的啟示意義,而不至于淪為披著科幻皮的動作片。所幸,如今全球化電影市場對科幻片需求量巨大,商業前景看好,以好萊塢為代表的電影工業體系不缺錢也不缺技術,新興流媒體平臺又吸引來大量資金和觀眾,像《沙丘》《三體》這樣體量的科幻巨著電影化都已在日程上,就連《基地》三部曲也要被蘋果旗下公司拍成劇集,這在十幾年前是不敢觸及的。

  而對于中國科幻電影來說,今年春節檔的《流浪地球》只是一個起點。中國藝術研究院電影電視藝術研究所所長丁亞平告訴《環球時報》記者:“在類型電影公式化的情節、定型化的人物、圖解式的視覺影像之下,能體現人類命運同體的、獨具匠心的理念思路才能沖破桎梏,成為下一部硬核科幻片。”▲

責編:李文瑤
分享:

版權作品,未經《環球時報》書面授權,嚴禁轉載,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推薦閱讀

黑帽SEO